★inbangbang.com为成人网站,如果你年龄未满18岁请立即离开!★本站近期都在调试中,还请诸位见谅。★网站评论审核比较慢 大家耐心等待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新闻资讯 Jimmy 2个月前 (06-11) 4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文章目录[隐藏]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2017 年迎来 100 周年的日本动画。为了纪念于此,周刊 PLAY NEWS 通过采访业界人士,探究其未来,带来系列报道“前往 101 年的门”。其中第 9 次是动画导演谷口悟朗先生。本次将回顾他自身从业动画业界的经历。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谷口悟朗监督

动画杂志经常看到脚本家的理由

——出道作是《海贼王 SP:打倒海贼强萨克》呢。不过,给与强烈冲击的是《无限的未知》,人们认为这边才是实质上的出道作。当时的反响也是很大?

谷口:海贼王那部并不是 TV 系列的呢。虽然愉快地拍摄下来了,但面向的都是 JUMP 的读者。《无限的未知》,那个时候我基本是没有出面的。仅仅是登上了制作完成之后最后的刊物之上,连寄语都没有加上去。作品的代表是交给脚本的黑田洋介先生的,因此认识我的人基本上是没有的吧?

——没有出面是有什么介意的吗?

谷口:不不。当时的动画杂志比起导演更偏向于去采访脚本家。是脚本家的话,即便是修改采访稿他们也会照着文字数准确地改好,编辑部就很轻松了。

——这样的理由!?

谷口:是真的。黑田先生、《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》的脚本家的大河内一楼都是如此,他们原本是动画杂志的编辑、写手出身,有什么要求他们心里是十分清楚的。所以采访的一方就轻松了。动画杂志的堕落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实际上从这以后,动画杂志基本不做面向制作方的报道了。

给声优的新人提建议,事务所是不允许的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无限的未知

——话说回来,《无限的未知》那时候周围的评价…。

谷口:我想媒体人谁都没有思考过我的功绩。绝对信任这一时间点的我的制片人有两位, Production I.G 的石川光久先生和 BONES 的南雅彦先生。这两位在“谷口悟朗”这一名字被业界熟知之前,就有交给我工作,认可我的能力。

石川先生是在《海贼王 SP:打倒海贼强萨克》的时候,给了没有导演经验的我机会。关于南先生,是在《无限的未知》迎来最终回的很早以前,也就是说在作品评价稳固下来的很早以前,就对我说“下一次要不要来我们这边做”。结果日程安排上有些困难,不过能得到他这么说我也是很感激的,到了现在我对这两位也还是十分敬仰的。但是,除此以外就真的没有其他人了。

因此,老实说我想的是,在那部作品中对于我业界内真的有评价么。嘛,现在的话其他能够信赖的人也增多了,从结果上来讲是好的。

——这么一说,我回头一想,当时对于谷口导演的采访几乎没有。

谷口:嘛,说了危险的话,被制作公司拦下来,这样的事也是有的呢(笑)。

——说到底,印象里或许有些不准呢(笑)。

谷口:虽然我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危险的话呢。原本,我就是带着实写(真人化)的业界,然后进入到动画业界,就觉得“动画业界,比想象的还要幼稚啊”。

——幼稚吗?

谷口:这样的话也会被 NG 的。

——啊,确实,各种 NG 远比实写要多。

谷口:比如,要是实写业界的话,对来到现场的年轻女演员、偶像说“接下来为了生存下去,你觉得需要怎样的努力”,这是很自然的事。但是,要是对声优的雏说这样的话,事务所的人就会脸色一青飞过来找你。

那要是说声优的雏们什么都没想,那也不是那样。都在对着各自的将来思考着。…现在的声优业界已经不行了啊。

“我们是偶像事务所”

——不行了吗?

谷口:补充的话,是有种声优的定义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的感觉。比如,现场新人声优要是遇到困难了,老人就会极其普通地给予建议不是么。这种事在以前是很自然的。但是,这数年的情况是,事务所的经纪人会跑过来说“不要说这种话,我们是偶像事务所”。

——说出这样的话了呢…。

谷口:也就是说,这样子提建议了的话,新人就会情绪低落。但是从事务所来看,这之后还有电台要上还有活动要开,他们是很困扰的。要是不能时常保持情绪高涨的话就会很困扰。但是,说出了这种话,老人也就不会再给新人建议了。员工们也愚蠢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——是这样的呢。出于好心才去说,你还觉得是麻烦,这可没有道理啊。

谷口:演技上什么都没学到就那样过了 30 岁然后被抛弃。这样的声优可没有用啊。这些孩子们也是太可怜了。当然,不是所有的事务所都是这样。做的好的地方也有很多。但是,一部分的事务所并不想着去培养演员,挥霍完她们的青春然后就抛弃。

虽然没有举出具体的作品名字,但大热的作品之中也有很多这样的情况。这要是你个人运作的打上偶像的标签也没有关系。但是,在演唱活动、粉丝面前,还是希望你们做好。这是常识吧。嘛,结果说这说那的我倒是成了恶人。

——这就是谷口导演所说的“动画业界的幼稚性”吗?

谷口:如何去面对这种幼稚性才是难点之处。普通地进行角色说明的时候,会说“这两个人是有性关系(SEX)的”。但是在动画的现场,SEX 一词是忌口的。如果不说的话就没办法说明了。

这种幼稚性,在动画业界还会持续多久,将如何去面对。这是今后考虑的一大重点。

原本是打算去实写业界找茬的…

——有想过对这样的业界风潮,抛砖引玉吗?

谷口:《星空清理者》的时候有过。不过,与其说那是对于动画业界,不如说是针对实写的那帮家伙“明明赢不了动画,还摆出一副“实写至上”的臭架子”的。那在 NHK 的最初的试映的时候也说过。“在实写里能做的话就做给我看啊”。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星空清理者(这一部动画应该是 Jimmy 看的谷口悟朗作为监督的第一部作品)

——那么规模庞大的宇宙,在日本的实写首先就是做不到的。没有好莱坞电影那般的规模的话。

谷口:不过,实际上发生了与预想不一样的事情。这一点也被动画业界全部无视了。

——是这样的吗?是得到非常高评价的作品?

谷口:我想那个作品是被动画业界、粉丝们无视的作品。现在的话也能听到海外的声音,或许多少有些不同,但制作当时那是我的实感。实际最后拿到了 SF 的星云奖。SF 界给与了认可,动画业界什么都没做。

我十分清楚,动画业界只评价自己容易评价的。要不是这样,唯有有名的工作室的导演、有名的事务所的声优受到特定的奖也就不会发生了。只有那里是大人的世界。

——确实是揣度的世界啊。

谷口:原本打算到实写的世界里找茬的,不知为何百忙一场,自己打了自己的脸(苦笑)。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星空清理者

——我记得的是,《星空清理者》这部作品在租碟店里也写着推荐语“希望不喜欢看动画的人来看!”。之后的鲁鲁修也是同样。所以给我的印象是谷口导演是一个“还会想到动画粉丝以外的人的导演”。

谷口:值得感谢的是,喜欢影像的人为我评价了《星空清理者》。NHK 也在年末过年的时候在节目上再次放映了,动画粉丝以外的人的评价很高。

——我想《星空清理者》无疑是一部名作,当时的评价是这样的感觉呢。

谷口:我当时想的是“为什么这般被无视”。给脚本的大河内颁奖啊,也给动画师们一些评价啊。

还是业界的门外汉

——这种情况之下,不还是有下一部作品的工作来么。这点您是怎么看的?

谷口:幸运的是不是动画业界而是从外部获得了评价,因此很多是从这里得到赏识。《星空清理者》之后,那个时候,第一次一起合作的万代影视的制片人汤川淳先生,对我说想和我一起再制作一部。那就是《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》。

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
Code Geass 反叛的鲁路修

——还是业界的门外汉呢。那是因为自己并不是动画少年,原本就是志愿于实写的缘故吗?

谷口:或许是这样呢。当然,也作为观众看动画,对于制作方有正常的兴趣。只是,因为我不是画画的。一方面想自主做电影、做戏剧,何时就会在实写的现场稳定下来。但是,当我就职的时候,又变得“果然还是想要做动画啊”。

并且当时,不是有高畑勋先生、押井守先生这些不是动画师出身的人在动画导演上取得了成功,这些实例多少传入了我的耳中。于是我就以“尽可能地去做,实在不行的话再回到实写不就好了么”这样的心情进入了。

所以,对于动画业界,我有意识到自己原本就是作为一个外人进来的。并且最初加入的公司是 J.C.STAFF,虽然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响当当的组织,但当时还是刚刚成立的无名杂草罢了(笑)。

——最开始并不是导演而是制作担当呢。

谷口:所以说我和同年代的导演的经历完全不同呢。并且我是知道在 J.C.STAFF 也是不可能成为导演的,我曾经离开过 1 次动画业界。是回到实写中去,因为有熟人在做 AV 所以也考虑过是不是暂时去那边工作一下。

然后日升动画的内田健二先生打来了电话“要不要当制作担当呢”,我回答“要是能成为导演的话我就去”。回复是“虽然不能给你保证,但可以让你接受升级考试”,就那样拖拖拉拉迁延不决…的感觉呢(笑)。


硬邦邦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带着拍摄真人电影的心却进入了动画行业-知名动画监督谷口悟朗谈从业经历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